国外员工的加班时间有上限吗?

人才绿洲网   2019-03-01

  如今,不少上班族都会面临加班的工作常态。往往工作是否超时,能否获得加班费,都是员工比较关心的话题。放眼其他国家,国外如何界定员工的加班时间?有没有严格控制加班的时间限制?一起来了解一下。

  韩国

  加班上限从每周68小时降到52小时

  比起日本,韩国的加班文化也有过之而无不及。近期,韩国为了提高民众的幸福感,开始对加班文化动手。韩国政府决心让韩国人走出办公室,获得更健康的心理状态。目前,韩国最大的改革之一是将每周工作时间的上限从68小时降到52小时,不遵守法律的雇主可能面临最长两年的监禁。按照之前的统计,韩国是工作时间最长的国家之一。长时间工作产生的压力使得韩国人的自杀率升高,同时也成为该国出生率达到历史新低的一个因素。对于这些问题,韩国政府的解决办法是:让每个人都更快乐,从减少加班做起。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2018年的新年新闻发布会上说:“2018年,韩国的人均收入将达到3万美元,这个数字本身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要确保人们能享受到与3万美元人均收入相称的生活质量。”高质量的生活并非长时间待在办公室里。2018年7月,修订过的《劳动标准法》开始实施,这部法律缩短了劳动时间,韩国人的生活和工作都由此发生变化。

  2016年韩国人年均工作时间为2052小时,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中排行第二。韩国政府计划至2022年将这一时间缩短至1800小时,并寄望通过缩短工时保障劳动者充分休息,能更好地兼顾工作与家庭以及创造更多工作机会。

  为了更好地落实政策,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决定以身作则,减少劳动时间。青瓦台表示,按照《劳动标准法》,一周劳动时间不得多于52小时的相关规定不适用于公务员和青瓦台工作人员,“为缩短加班时间,青瓦台将以身作则,尽快发布相关指南,并实施这一制度”。韩国公务员服务时间规定,公务员一周正常工作时间为40小时,但青瓦台的工作强度较高,经常出现夜班和休息日加班的情况。青瓦台内部调查显示,工作人员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为57小时。

  青瓦台此前把每周三定为“家庭日”,要求工作人员在这一天下午6点按时下班,此次决定将这一标准扩大适用范围,即每周五也同样适用。此举旨在照顾那些从外地前来首尔上班、周末需要回家休息的工作人员。

  此外,青瓦台还计划在年假制度之外引进月假制度。针对周末和休息日需要加班的情况,青瓦台计划推出轮流休息制度,只留下必要的人员加班。但是和日本一样,长期的工作惯性削弱了减少工时政策的效果。虽然“平衡工作与生活”成为韩国社会的热门话题,但韩国就业门户网站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一半上班族目前周末仍需要上班工作。从性别来看,周末上班的男性比例占到六成,高于女性。从行业来看,服务业从业人员周末定时工作的比例最高,其后依次为建筑行业、零售流通行业,都有超过四分之一的人需要周末加班。

  日本

  全年加班时间不得超过720小时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经济的崛起让西方的经济学家惊呼“工蚁精神”,换句话说,日本人像勤劳的蚂蚁一样,一刻不停地工作。但是近年来,日本对加班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2018年6月底,日本参议院表决通过《劳动方式改革相关法案》,该法案的主要内容是限制加班,给加班时间设定了上限。为了纠正长时间劳动问题,法案规定加班时间“原则上为每月45小时,每年360小时”。顾及繁忙期,还规定一年最高加班时间不得超过720小时,单月不得超过100小时。违反规定的企业将受到处罚。

  从当年的鼓励加班促进“经济起飞”,到现在限制加班的总时长,日本人对工作外的生活时间更加重视。720小时并不算少,但仍有不少日本人的工作时间超过了这一“过劳死警戒线”。

  在日本,公务员是加班密集群体。2018年7月,由日本中央省厅等部门的劳动工会组成的“霞关国家公务员劳动组合共斗会议”公布了一份调查,结果显示“6.3%的人每月加班时间超过80小时”。

  从整体上看,2017年日本公务员的月均加班时间为33小时。分管医疗与社会保障的厚劳省与负责经济事务的经产省是加班最多的地方,厚劳省的月均加班时间为49.1小时,经产省为48.1小时。在月加班时间超过80小时这一过劳死警戒线的人所占比重方面,经产省为19.6%,厚劳省为19.2%。

  至于加班的原因,“工作量大”位居前列。在日本政府内,经常加班、工作环境恶劣的部门被敬而远之,难以吸引到有能力的人才。人事院2017年度的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日本公务员综合职务考试的报名人数从2012年度的2.51万人减少至2.34万人。

  让公务员少加班是近两年来日本推行的“工作风格改革”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减少加班时间,改善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更好地利用女性和老年员工的技能。应政府要求,不少日本企业都在整顿加班工作现象,强迫员工早下班,甚至在特定时间里关闭工作场所的电灯,或者要求雇员事先获得许可才能加班。

  2017年日本还启动了一项名为“超值星期五”的项目,允许员工在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下午3点离开公司,希望通过为员工增加一些自由时间来减轻工作压力。但在这个项目启动后进行的调查发现,当天只有3.7%的员工提前下班。

  匈牙利

  加班上限从250小时提到400小时

  在一些国家正忙着为员工“加班”减负的同时,也有国家反而拉长了员工的加班时间。

  去年年末,匈牙利欧尔班政府的新劳动法案,将加班上限大幅提升,加班薪资的到账年限也加长了,该行为引起大量民众的抗议。该法案由匈牙利总理欧尔班所属的右翼政党“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提出,修法的内容之一包括:劳工每年加班时数上限从250小时提高到400小时。换算下来,将其提升至400小时意味着每周的工作时间可以提高至48小时,即一周的工作时间实际上会延长一天,雇主每年可以合法要求劳工加班50天。

  根据欧盟统计局的一项统计,欧洲国家每周平均工作时长接近40小时。德媒此前一项数据显示,德国人的加班时间在整个欧盟一直位居前列,但其每周的实际工作时间也不过41小时,远低于48小时。如此工时差距,再加上许多欧洲国家的工资水平高于匈牙利,这更加深了匈牙利民众的不满。

  按照这项劳动法规定,允许雇主要求员工每年加班400小时,这实际上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并不算什么,该国一些工厂两三个月的加班时间就能超过400小时。然而,让匈牙利民众更无法忍受的是修法内容之二:雇主给劳工加班薪资或休假的年限从1年变成3年。政府允许雇主可以延期3年支付加班权益,这意味着,如果劳工在3年离职或被解雇,将无法得到加班费和补休,雇主还可以跳过工会的集体谈判,直接与劳工本人协商。修正案引发了工会、反对派和民间组织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另据了解,近几年来,匈牙利还在大力鼓励生育。事实上,无论是增加工时还是鼓励生子,都指向了同一个问题———劳动力短缺。联合国的数据显示,到2050年,匈牙利人口预计将减少15%,从2017年的970万降至830万。据了解,去年末匈牙利失业率已经下降至3.7%,接近历史最低点,但空缺的工作岗位数量却在三年内翻了一番后飙升至历史新高。劳动力紧张导致同期工资增长超过1/3,这无疑都大大增加了企业的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