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欠薪企业,除了“怒斥”,更要有治理措施

人才绿洲网   2019-12-18

日前,一段河北张家口蔚县信访局局长李海明怒斥拖欠工人工资企业负责人的视频在网上走红。当时有多名建筑工地的外来务工人员到信访局反应工资被拖欠,李海明语气严厉地对欠薪企业负责人说:“他们是最弱势的,你们欺负弱势群体,拍拍你自己的良心,拍拍你的良心问一问。”第二天,农民工兄弟们拿到了应得的工资。



局长的“怒斥”是有底气的



信访局局长“怒斥”欠薪,引来舆论一致赞扬。但是,现实生活中更多的情况是,尽管政府治理欠薪的手段越来越多,但各种花样欠薪的行为还是不少,甚至有的在法院判决之后还不给钱,甘当“老赖”。



对于欠薪企业,除了“怒斥”,更要有治理措施。李局长的“怒斥”成功,与后面的震慑有关——如果欠薪方解决不了欠薪问题,“我们会向有关部门建议停止你企业在蔚县从事建筑行业建设的资质”。这恐怕才是“怒斥”发挥作用的后盾。



治理企业欠薪是一项综合性工程,要采取“怒斥+”的策略,跟上一系列措施。12月4日,国务院通过的《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草案)》,明确用人单位主体责任、政府属地责任和部门监管责任,要求按约定及时足额支付农民工工资。同时,要建立欠薪保障基金制度。在工程开工前,施工企业应当按照工程总造价的1%~3%,向人社部门指定的务工人员工资支付保障金专户存入保障金。当出现企业倒闭、老板跑路,工资保证金就能发挥救助作用。



此外,一些地方政府还制定了“欠薪应急救助金制度”,适用于因企业歇业、破产或者企业法定代表人隐匿而停止经营等原因导致的欠薪。



通过“防治结合”,事前保证建设资金和工资保证金到账,发生问题逐出本地建设市场,这或许才是最有力的“怒斥”。






推广“首办责任制”



从这一案例来思考,帮助农民工讨薪可以推广“首办责任制”——农民工薪酬维权机制中的任何一家单位,如劳动监察、住建、信访、公安等,都可受理讨薪请求,农民工只须向一个部门提出一次申请,受理部门应负责将讨薪事宜办理到底,如果需要协调其他部门参与,由受理部门牵头统筹,不能让农民工跑东跑西。



应该与讨薪“首办责任制”相配套的是限时办结制和督办问责制,即受理部门应该在一段合理的时限内完成讨薪。对于受理部门履行首办责任的情况和其他部门履行配合参与责任的情况,纪检监察部门应该高度关注,对推诿扯皮、敷衍塞责的部门要依法依纪追究责任。



如果每一个地方的农民工讨薪案件都能有受理部门首办负责、协调不同职能部门,无疑会为农民工的权益托起安全的底线,讨薪或许也不再是流汗又流泪的糟心事。
咨询中心